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市场优势
情感故事:杭州失踪女子前夫发声恶意的眼光总是那么毒辣
发布时间:2021-11-25        
 

  杭州来女士失踪的案子这些天一直受人关注,只是当警方披露现实时,虽然答案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但还是感到很后怕,枕边人居然可以残忍和冷静到这种地步。

  当我们都在痛斥来女士现任丈夫许某某时,来女士的前夫余先生在媒体上发声了,表示自己正在考虑前妻所生小女儿的监护事宜。

  此言一出,网络舆论的态度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分化,或许我们受到来女士失踪案的影响,大家都多少有了点侦探破案的思维,看到来女士前夫的发声,有留言表示前夫此举意在侵吞财产,打着温情的幌子算盘着自己的小九九,似乎成年人的思维里总是与钱挂钩。

  当然,出现否定的质疑自然也会出现肯定的赞许,也有留言直指抚养一个小孩真的很累人,即使是真的给钱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操那份闲心监护一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付出的远比我们眼前看到的利益多得多,前夫此举比较中肯,起码要比来女士的现任丈夫许某某要光明磊落得多。

  之所以对来女士前夫的发声有众多争议,我们只是撇开了前夫的为人和背景,孤立地看待这个问题,那么争议自然非常大,如果能了解清楚来女士前夫的为人、人品以及他们离婚分开的事情经过,或许对平息争议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余先生与前妻来女士经人介绍结的婚,婚后的余先生选择了又脏又累但收入不错的电焊工作,可见这个男人是个能吃苦耐劳的人,之所以选择电焊,余先生的愿望很简单,他希望自己能够为妻子来女士带去小康的家庭生活。

  在与前妻来女士共同生活的十余年里,余先生回忆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矛盾,因为自己并不喜欢顶嘴吵架,所以即使有矛盾自己也是让着妻子,这不就是我们现代人口中的老实人嘛,有委屈自己往肚子里咽下,内向的他有着一颗包容妻子的心。

  两人家庭渐入正轨,电焊生意蒸蒸日上,加之家里的房子又恰逢拆迁,分得30万元,报道中称两人于2007年离婚,可想而知那时的30万有多么金贵。

  沉浸在对未来幸福憧憬里的余先生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打击,妻子来女士突然提出要离婚,其实这一切都在余先生的预感中,因为在离婚前的半年里,妻子已经不回家住了,她早已和现任丈夫许某某同居了半年之久。

  为何日子过得好好的,来女士会如此的“作”呢?原来在认识余先生之前,来女士与许某某有过一段感情,只是后来两人分手后各自组建了家庭,不知何时,两人又阴差阳错恢复了来往,多年的分离让重逢的两人又迸发出了久违的激情。

  这就更加肯定了一个猜想,其实来女士心中从未忘记过许某某,只是随着自己步入婚姻,自己将对许某某的感情放在了内心深处,当两人再度重逢时,来女士心中隐藏和压抑的感情又被自己释放了出来。

  为了逼迫前夫余先生离婚,来女士威胁自己会用光两人多年的积蓄并会在外面大量贷款,让余先生最后也会被迫承担一半的债务,这一招让余先生屈服了,强扭的瓜不甜,余先生选择了放手,当一个人被孽缘冲昏了头脑时,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即使不择手段也在所不惜。

  这段不该发生的感情让来女士迷失了自己,陷入了“围城效应”,她急切地想摆脱目前的婚姻状态,自己才能拥抱与许某某的感情,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彻底的错误,连自己的生命自由权都被动丧失了。

  得知前妻的失踪消息后,余先生没有帮女儿寻找自己的妈妈,事后他表示自己清晰自己前夫的身份定位,表面的不作为掩盖不了他内心的担忧,他不断主动打电话给女儿了解前妻失踪案的进展,离婚十年出头的余先生,或许我们看不出余先生对前妻是否尚存余情,但他这种担忧的姿态展示了起码的人性。

  当噩耗传来,看到痛苦的女儿对余先生说:“妈妈没有了”之后,余先生自己的内心也是一顿酸楚,整夜整夜的失眠,是因为对许某某残忍的恨意吗?还是对来女士遇人不淑的遗憾呢?其实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复杂,余先生一句“总归还是有感情的”让人心疼,患难之时见真情,平时的不管不问,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前夫的身份,不来往就是对前妻幸福最大的守候,担忧是对前妻感情最真情的流露。

  从头到尾看来,余先生这些年的遭遇令人同情,本以为老实本分地为小家付出,自己的这种淳朴的思想却左右不了妻子蠢蠢欲动的心,自己成了这场隐秘三角恋的无辜受害者,现在余先生站出来发声,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余先生的这种表态起码是值得欢迎的,让这位无辜的11岁小女孩能得人照顾有了一定的可能性,逝者已去,作恶之人也必将会得到法律的严惩,来女士无辜的小女儿却在这场流量盛宴之下并没有得到过多的关注。

  有时候有些事用现实功利的眼光去看待确实令人不解,或许人活着总需要有点感情吧。

  作家毕淑敏在自己《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一书中写道:幸福就是没有痛苦的时刻。它出现的频率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少。人们常常只是在幸福的金马车已经驶过去很远,拣起地上的金鬃毛说,原来我见过她。

  叶建兵是妻子的再婚丈夫,结婚刚两年多,妻子就因一场意外去世了,留下一对儿女,这对儿女并非叶建兵所亲生,在妻子临终前,妻子带来的女儿跪着对继父叶建兵说:“你别走,你如果走掉了,我们姐弟两个就像没窝的鸟一样,就东窜西窜了要”。

  孩子的童言击痛了叶建兵的内心深处,唤醒了他的良知,虽然这是一对前妻留下的儿女,与自己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自己也没有抚养他们的强制法定义务,但他毅然决然承担起了照顾这对姐弟的责任。

  他的这种行为令周围人很不解,周围人流言蜚语不断,甚至有人恶语相加,令叶建兵非常地气愤和伤心,但我们似乎忘了,世间还有人性和感性这一说,面对大家的质疑,他就说了一句话:“做一个人就应当知恩图报吧,她活着的时候跟我好,然后她死去我也对得起她嘛”。

  这句话很朴素,不加任何修饰,一位淳朴农村汉子能够如此重情义确实很难得,但是这种情义在我们大多人成年人眼里却变得极为稀缺,外界喜欢带着质疑的眼光去看待,说到底,大家只是在为叶建兵的行为动机寻找自己能够信服的理由,在众多理由面前,唯独人性和感情让诸多人不愿相信。

  无亲无故,不带有义务责任,为何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来女士的前夫余先生此次发声细细品来,其实出于自己前夫的身份,他只是说自己大女儿如果同意抚养的话,自己和家人需要商量决定,十几年断绝联系不来往,在面对这种情况下,余先生没有一口回绝,这种带有回旋余地的回答其实已属不易。

  至于为何还要考虑而不一口回绝,其中的动机是很多网友所关注的焦点问题,除了尚存的余情,或许也有现实的考量。

  依据民法总则,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一为祖父母、外祖父母;二为兄、姐;三为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同时,我国《婚姻法》中明确规定,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抚养的义务。由兄、姐抚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妹对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姐,有赡养的义务。

  结合相关报道信息,来女士和现任丈夫许某某的双方父母均已去世,那么这么说来,按照抚养资格顺序排行,来女士生前所生的大女儿是有资格抚养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的,而且具有一定强制性,所以来女士大女儿很难回避这个现实问题。

  如果说余先生有私心,那么这个私心或许只是出于舍不得自己女儿需要承担抚养自己妹妹的重担吧,这也是一位父亲正常的反应,与舆论眼中的遗产争夺或许并没有多大关联。

  之前网上有一张流传很广的关于将一个孩子养育长大要多少钱的表格,杭州位列第五位,来女士二婚生的女儿现在11岁,按照一半的简单算法,抚养她长大或许仍旧需要接近100万元,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这还只是一个静态的计算方法,加之最新公布的我国通货膨胀率,未来这个孩子的养育成本或将要高于100万,从现实角度而言,谁愿意主动揽这个摊子,花钱不说,还要费时费力,未必见得是稳赚不亏的谋略规划。

  同时根据《继承法》,余先生与来女士已离婚多年,生前来女士也没有所谓的协议和口头表示赠予相关财产给前夫,所以来女士和现任丈夫的财产与余先生自己起码并没有直接关联。

  根据最新的报道,余先生其实并非真的有多主动、有多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何况他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表态带有一定的勉强之意。

  余先生心疼自己女儿,自己女儿已经结婚,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现在凭空多出来一个妹妹需要抚养,这就需要牵涉到实实在在的经济问题,没有一定的经济支出,谁也不敢夸下海口敢承担这个承担的担子,从余先生接受采访的录音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还是经济来源问题,他很担忧,所以是否决定抚养前妻的小女儿还需要和家人商定后决定。

  这么说来,无论怎么考虑,留言所谓担忧来女士前夫有侵占财产的想法真的可以休矣,有些事并不是我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凭空臆测即可下论断,那就和纸上谈兵无异了。

  我们在讨论这件失踪案的时候,最无辜、最可怜的莫过于来女士的小女儿,她在本案中母亲被父亲残忍杀害,媒体和舆论都在聚焦来女士生前的情况、现任丈夫许某某的为人、许某某又是如何作案的等等。

  因为这些话题能够引起流量的兴趣,能够吸人眼球,但看了这么多天关于杭州失踪女子的报道,却鲜有报道详细讨论来女士小女儿目前的状况、她未来何去何从、现阶段有何介入手段等等。

  毕竟事情已经发生,这件案子会有公安机关予以认定和调查,那么来女士小女儿的未来能否得到妥善的安置这才当务之急最现实的困境。

  退一万步讲,即便来女士前夫有打其财产的想法,那么只要能够将来女士的小女儿抚养成人也是不错的交易,但这件事真落在自己身上,相信未必有很多人挤破头愿意去做这件“善事”。

  未经他人事,我们最好还是少一些恶意的眼光,有一句话说:自己是什么人就想别人是什么人,这话或许有失偏颇,但只要来女士小女儿的抚养权问题能够得到落实和解决,过程和动机相比于目的而言,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何况这个世界本身就没有那么多的无私和善意,以圣人的眼光去审视这个世界,或许没有几个人能够不被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