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中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包装机 灌装机 打码机

市场优势
43岁音乐人赵英俊突然离世!最后文章曝光:再见这个世界和我爱的
发布时间:2021-11-02        
 

  原标题:43岁音乐人赵英俊突然离世!最后文章曝光:再见,这个世界和我爱的人!夺走他生命的这种病,普通人也要小心

  2月3日,歌手赵英俊家人发表讣告,称赵英俊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2月3日14时33分在北京病逝,享年43岁。

  噩耗传出后,大鹏、乔杉、韩延、张杰、包贝尔、徐峥、王源等明星纷纷发文悼念。

  徐峥则晒出了赵英俊在今年元旦时发的朋友圈:“世界总是这样的,只要你坚定地热爱生活,坚持学习,心存正义,保护好你爱的人,什么年又如何,爱你们!”

  当日晚间8点整,赵英俊的微博@赵英俊是潇洒哥发布了一篇他提前写好的文章。

  朋友们,当你们看到这篇文字的时候,就说明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了,经过两年多艰苦卓绝的战斗,还是输给了癌症,没办法,对手太强大。43年的人生,短是短了点,但还是很精彩的,有过那么多可遇而不可求经历,交过那么多真心的朋友,写过那么多歌曲,有那么多人爱我……仔细想想,除了对父母的亏欠,一切都还挺棒棒的呢。但真是舍不得啊!我太爱这个世界了,太爱这个时代了,也太爱我所过着的生活了,太爱音乐和电影了,我还没娶我爱的人为妻,还没有生一个孩子,还没带爸妈去海边冲浪,还没去鸟巢开演唱会,还没当电影导演,还没看到祖国统一,还没看到海贼王的结局……但我知道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我的朋友,我的爱人,我的家人,别为我悲仿太久,好好的生活,这个世界是值得你为之奋斗的。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搞个活动纪念我的,你们知道我是个多酷的男子,别搞得黑黑白白,哭哭啼啼的行吗,LOW掉渣子了,都给我穿上最帅气美丽的衣裳,音乐放起,咚次咚次嗨起来,小酒喝起来,用你们的狂欢送我最后一程,酷毙了!希望你们别那么快的将我遗忘,只要还有人记得我,记得我的歌声,我可能就还在某个角落,陪伴着你们。我从小就喜欢下雨。若某个傍晚暴雨狂风,便是我来看你。再见,这个世界和我爱的人。赵英俊

  爆炸头、富有喜感的面孔、为电影创作过多首爆款歌曲,是观众对赵英俊最深的几个印象。

  赵英俊原名赵健,1977年出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成为歌手之前,他的主业是金融,“我家里人大部分都是银行的,他们从小对我的憧憬就是以后成为一名银行职员”,毕业后,遵从家人的意愿,他去银行上了四年班。

  但其实在上学的时候,他就喜欢弹吉他,还在上班时搞起了乐队。后来赵英俊辞职做起“北漂”,偶然的机会下,他来到上海参加《我型我秀》,那一年的选手中,还有张杰、袁成杰等歌手。

  虽然参加了海选和培训,最终赵英俊却以自己25岁半不符合合同要求为由退赛了,后来,节目组又找到赵英俊合作,邀请他成为幕后一员:“第一届我型我秀里的,除了乐队伴奏,大家听到的每个歌手的伴奏都是我自己去买,然后剪出来的。”

  而到第二届开始,赵英俊已经成为《我型我秀》海选的评委之一,并选出了戚薇、王啸坤等歌手。戚薇发微博悼念时,将赵英俊称为“我的伯乐”。

  2005年,赵健在网络上发布了一首《刺激2005》,这首由23首流行歌曲串烧而来的歌曲很快流行开来,他从小品《我想有个家》取了赵英俊这个富有喜感的名字,被大家熟知。

  2007年,赵英俊参演《大话股神》,两年后,他参演杨庆执导的喜剧电影《夜·店》。后来,一部电影找到了赵英俊当男一号,这个角色需要留爆炸头,最后电影由于各种原因没拍成,爆炸头却因此保留,成了赵英俊的“标志”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赵英俊先后为多部国产电影创作推广曲和主题曲《港囧》《煎饼侠》《唐人街探案》《火锅英雄》《受益人》《送你一朵小红花》……且因为这些影片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他也一度被称为“票房吉祥物”。

  对此,他把自己比喻成一个“厨子”,大鹏也在采访中说,让赵英俊做歌,他特别放心:“基本上没退过稿,没有过任何修改什么的。”

  但据制片人、导演吴志硕透露,赵英俊的死因,是常年熬夜引发的肝癌,并劝大家“按时睡觉,别熬夜了”。

  几乎同一时间,薛之谦都连带上了热搜,据圈中人透露,作为赵英俊最好的朋友,薛之谦是最早知道他罹患肝癌的人。

  去年12月31日,赵英俊曾经在微博点评过薛之谦的新歌,当时薛之谦回复“哥,我除了爱你,还有佩服你”。但在句末,却意味深长地加上了两个哭脸表情,想必当时赵英俊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

  据悉,赵英俊在大半年前就被查出肝癌晚期,为了帮助好兄弟,薛之谦满世界为赵英俊寻找各种癌症新药、特效药,在上海看病和做手术的时候,也是薛之谦一直帮忙张罗转院等事宜。

  微博上,还有当时手术团队成员的发文,称全程陪同赵英俊做手术的就是薛之谦,还称被赵英俊的乐观精神感动,因为即便在手术室里,他还能跟大家开玩笑。

  有圈里人称,赵英俊生前所写的最后一首歌《送你一朵小红花》,也是送给自己的抗癌歌曲,现在回过头再看,“多么苦难的日子里,你都已战胜了它,送你一朵小红花”,让人泪目。

  当前,肝癌发病人群的年轻化趋势越来越明显,许多人不理解,年轻人身强体壮,充满活力,抵御疾病的能力应该很强才对,怎么会被肝癌看上?

  有医生解释称,正是因为年轻人细胞活力强,一旦患上肝癌,癌细胞会以惊人速度增长,肝癌的恶性度也会远高于老年人。

  现代人压力大,喝酒抽烟、熬夜通宵、饮食无度等不良习惯时时都有,多种原因集合导致肝癌病人数量不断增加。

  殊不知,熬夜是肝癌的重要诱因。甚至比喝酒更伤肝,若喝酒后只是短时间内加重了肝脏的负担,那熬夜就是对肝脏长期的伤害。

  因为肝脏是人体最大的解毒与代谢的器官。排毒时间在晚上11:00至凌晨3:00,正常排毒必须在进入深睡眠后才能完成。而熬夜则让肝脏没有办法将毒素清除,新鲜血液没有办法形成,肝脏长期缺血,细胞无法修复。

  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早期肝癌没什么特异症状,患者自己很难发现,而晚期治疗难度很大,因此早期筛查对防治肝癌非常重要。

  医生表示,对35~40岁的人来说,假如本身是乙肝或丙肝病毒感染者,也就是肝癌的高危人群,最好每半年进行一次相关检查。

  如果是没有病毒性肝炎感染史及肝病家族史的人,最好一年做一次癌症有关检查,以便同时预防其他高发的癌症。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钱江晚报、39健康网,百家号:肝病科郭鹏、公开资料等

  2月3日晚,多位张昭身边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乐视影业前董事长、橘品影业创始人已去世,终年58岁。

  张昭曾先后创立光线影业、乐视影业,被业内认为是中国电影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担任制片人的作品包括张艺谋的《归来》《长城》《影》,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等。

  2020年5月,张昭辞去复星集团副总裁职务。随后,张昭出资参与创立了一家名为东阳橘品影业的公司,并于2020年6月成立。公司名字来源,是在致敬褚时健,也“算过八字”,这是个各方面都很满意的名字。

  就在不久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才采访了张昭。采访中,张昭对记者说:“平台内部有太多纷扰,出发点是为自己。我这一次要用一种不为平台的方式,既是为我自己,也是为产业。”

  这种孤独,源自他的经历,也缘于他的思考。一定程度上,张昭不算是一个完全的电影人,复旦理工科出身,重视框架、链条,刻意与情绪保持距离。但他又放不下非标电影业,体会过六代导演“缄默期”,经历过乐视”至暗时刻”。还是扎在这里。

  他有过挣扎,却称仅限于工作机构选择这种细节问题,而不是行业。说话背景是,电影市场低迷,资本、关键人物均在用行动表明,“快逃”。张昭说,这是一种理性与感性的最终协调方案,他依旧看好电影产业。

  与张昭对谈,在橘品影业位于北京东三环的办公室内。橘品影业是他的创业项目,作为创始人,这次,张昭拥有了绝对话语权。公司名字来源,是在致敬褚时健,也“算过八字”,这是个各方面都很满意的名字。

  橘品影业已经完成初步融资,投资方包括和力辰光、华录百纳与浅石资本。和力辰光创始人李力与张昭在《小时代》《归来》等项目上多有合作,志同道合;华录百纳背后是美的。这是一个初创小团队,例证之一是,橘品影业总部在和力辰光的办公楼内,既节省成本,又方便张昭与李力见面。虽然公司才开始,已有相当业务量,并无生存问题。

  一定程度上,张昭职业生涯变化,像是中国电影市场化的某种缩影,从光线影业总裁、乐视影业董事长到复星集团副总裁。但这种方向又与华谊等老牌影业公司不同,更外部化与产业化,曾是焦点,也边缘过,起起伏伏。代表另一种可能。

  在外界看来,张昭职业化高光点在乐视影业。这家横空出世的新秀,靠着新思路,新框架,迅速进入第一阵营,成为五大民营电影公司之一。但又伴随乐视跌落。

  这场经历,张昭依旧很感激,乐视大生态,拓宽了他的框架,使其能从更广阔市场来审视电影业并付诸实施,这是与传统电影人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老贾(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是个艺术家,知道风险,但就是拉不回来。”事过境迁,张昭总结。“理智很重要。”

  走过漫长职业经理人道路后,张昭选择创业。这是种放下,也是种获得。上次他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正值融创接手乐视后的过渡期,聊了5个多小时,他诚恳中带些拘束。这次,则自由坦然得多。“慢慢来,我把自己定位成做产业的人。”

  眼下,张昭正在打造一个电影业新物种。它像一个商业中枢,可以参与电影组盘、操盘,也要负责商业化、用户运营,或者只实现其中之一,模块化运转。核心是项目的市场化营销,将商业化前置到内容初始,事先有体系规划长链市场。这一模式,已在《熊出没》系列上得到验证。实际上,这一直是张昭实验方向,只是自主创业,让这一模式更为可控。

  至少他和他的投资人们,看好行业未来。“迪士尼、奈飞,都是市值万亿元人民币公司。随着产业调整后,用新的框架去重组,十到十五年,中国市场肯定会诞生万亿级文娱公司。”他说。

  《21世纪》:电影业明显在一个低谷,票房低迷,影业公司大面积亏损,资本逃离。问题在哪?

  张昭:电影业产业化还不够,更像一个行业。产业有多种要素,包括政策、内容、营销、渠道、资本、科技、人才等,都还没有实际整合。产业一定要把用户包含进去,产业要完整自循环。

  为什么资本远离电影行业?2000年—2010年,中国票房从8个亿到100个亿,这时候中国电影和资本的关系两个字—“化缘”。求资本给点赞助,就这个意思。因为没法自我循环。

  电影公司上市后有了变化,电影跟二级市场打通,开始自我造血。但这个行业的资本和资本家们,把它当作致富手段,而不是根植产业。资本希望电影公司形成可循环的产业逻辑,预期的逐渐增长,但完全没有做到,所有人都在薅羊毛。于是,电影公司成为套现渠道,票房高了赶紧逃。核心问题是没有形成长链市场。

  张昭:行业变现模式过于单一。电影票溢价有限,不能光靠电影票加版权,这样增长是有问题的,票价不能动。

  比如说张艺谋拍个电影30块钱一张票,其他导演也是。但这本身就不对等的。一旦把自己放在文化行业,变成文化行业的品牌的话,就有溢出了。

  《21世纪》:所指的是IP赋能?但IP并不只取决于IP本身,更取决于被赋能领域,甚至后者占据更重要位置,IP只是个流量入口。对于IP后的品控,电影行业似乎无法控制。如何解决?

  张昭:需要一个过程。像地产行业就很重,游戏都难。当下做《熊出没》溢价到文具行业,这比较容易。快消品比较有空间。实际适合领域是,有文化属性的消费品。

  此外,文旅也有可能,这是个万亿级市场。目前路径是亲子旅游,相对标准化的乐园。像《熊出没》对于华强乐园的拉动作用。

  张昭:他们负责做内容,我们负责电影品牌运营,包括宣发等。电影品牌运营是指,类似每一集内容定位是什么样的?我们做品牌产品设计,内容就是剧本。跟剧本有交集,确定品牌定位人群、方向,市场。然后文旅业是华强方特在运营。本质上是在做营销。

  《21世纪》:就算是华强方特,也在一个相对有限规模。为何如此看好文娱产业?

  张昭:文娱产业是消费服务的一部分,有链接作用。它的品牌价值,最关键是所有产品都要品牌化,这时候,文化产业就成了品牌化最核心内涵。

  迪士尼、奈飞都是万亿级(人民币)市值,以中国市场规模,一定会有。这是国家之间竞争,你看互联网就知道了,阿里到现在不过二十年。未来,会有政策扶持,市场也有刚需。十到十五年,中国市场肯定会诞生万亿级文娱公司。”

  张昭:这一次,我不求上来就搞一个大公司,先做产品设计院,活得比较舒服、从容。接下来会去做市场公司、出品公司和衍生消费公司。

  产品设计院聚焦产品,任何素材要做电影的,我们给设计成一个多元化的媒介、系列电影,中间插几部剧,都有可能。它像一个商业中枢,可以参与电影组盘、操盘,也要负责商业化、用户运营,或者只实现其中之一,模块化运转。核心是项目的市场化营销,将商业化前置到内容初始,事先有体系规划长链市场。

  从传统电影公司角度,有剧本,看看改改,做类型片强化一点,配演员,弄投资、发行。这是我做光线时候步骤。后来,在流媒体、社交媒体时代,扩展了一些可持续影响力,所以就会出现《熊出没》、《小时代》系列。互联网加速用户沉淀,也可以继续运营的。

  到2017年开始我开始琢磨,其实可以考虑做品牌。因为对迪士尼这套运营很清楚,有一个漫威人物,能不能做成系列电影,一个品牌?他们会论证,先有产品设计。制片人、策划会进来,然后游戏部门,之后文旅部门、消费部门、电视部门、互联网部门进来,大家一起来研究产品怎么弄。这是迪士尼的做法。

  中国互联网更重,那我会把负责抖音媒介的人找来,也把负责电商的人找来,探讨怎么来做。

  电影做品牌具有先天优势。它是唯一一个在规定时间里边无尿点、强行进行品牌打造的媒介。黑暗的环境,声光电放大,会烘托这份品牌的情感价值。

  张昭:平台永远对你有期望。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摆脱不了这种期望的压力。我放掉了,就自信了,这反正是个人的事,可以充分释放。在这个时候,个人力量大于平台的力量。

  平台内部有太多纷扰,出发点是为自己。我这一次要用一种不为平台的方式,既是为我自己,也是为产业。

  我希望各个部分公司,都是相对小公司,以后再合并起来。因为有长链市场,融资很容易做,资本都是看未来的。